严嬷嬷还来不及说话,就听楚千尘乖巧地应了,又一次对着殷太后谢了恩。

    严嬷嬷犹疑地捏着帕子,欲言又止,这时,殷太后的目光就轻飘飘地朝她看了过来,看得她心里咯噔一下。

    “是,太后娘娘。”严嬷嬷再不敢犹豫,只能恭敬地屈膝领命。

    殷太后抬手揉了揉眉心,一股浓重的疲乏感霎时间涌了上来,挥了挥手,“哀家乏了,你们都下去吧。”

    平日里,殷太后也是动不动就疲乏,寿宁宫里的宫人也都习惯了,几个宫女、内侍井然有序地从寝宫退了出去,只留了何嬷嬷与大宫女伺候。

    楚千尘从腰侧解下了一个樱草色绣云纹的月牙形香囊,双手恭敬地呈给了殷太后,“太后娘娘,这香囊中的香料可以凝神静气,是臣女亲手做的。”

    殷太后接过那香囊,随意地往茶几上一放,淡淡道:“你有这个孝心,哀家记下了。”

    严嬷嬷往那个月牙形的香囊飞快地瞥了一眼,就垂下了眸子,眼底掠过一抹不屑。

    这个香囊的绣功实在普通得很,跟外头随便那个绣庄卖的荷包没两样,拿这么个香囊就想讨好太后,果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

    楚千尘屈膝行礼后,就带着严嬷嬷告退了。

    殷太后怔怔地看着楚千尘纤细的背影,眼神中有欣慰,有慨叹,有希冀,有释然,也有那么点惋惜:她也很想和楚千尘好好说说话,问问顾玦的近况,可是现在时机不对。

    出寝宫时,严嬷嬷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就听何嬷嬷提议道:“太后娘娘,奴婢瞧这参茶冷了,还是拿去温一下再喝吧。”

    湘妃帘刷的落下,也挡住了后方的声音,后面殷太后到底说了什么严嬷嬷就听不到了。

    严嬷嬷跟着楚千尘跨出正殿的门槛后,不冷不热地说道:“楚二姑娘,奴婢先送您回明德殿,然后再回来收拾一下行李。等万寿宴结束后,奴婢就和您一起回永定侯府,您看这样可好?”

    楚千尘温温柔柔地应下了,在严嬷嬷的指引下,又原路返回,慢慢地朝明德殿的方向走去。

    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这趟进宫没白来。

    殷太后的情况比她预想中好多了,令她觉得不解的是,太后明显不是油尽灯枯之相,上一世她怎么死得那么早……

    是否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情呢?

    现在已是巳时过半了,骄阳似火,阳光灼灼地炙烤着大地,从寿宁宫出来,就感觉到一股热风迎面而来。

    楚千尘全不在意,思忖着往前走去。

    等她回过神来时,已经到了明德殿前的校场外。

    远远地,就能看到两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正在擂台上比试,两人身形敏捷地躲闪着、进攻着,动作迅速,杀气腾腾,彼此似乎不相上下,一时分不出胜负。

    校场的周围比她走之前更喧哗了,众人似乎感受不到这夏日的闷热似的,有说有笑,一个个神采焕发。

    校场入口,一群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如众星拱月般围着一个玄衣少年说着话,有人道贺,有人嬉笑,有人鼓掌,有人拍着他的肩膀推搡,好不热闹。

    楚千尘随意地扫视了半圈,目光落在不远处一个着竹青色胡服的少年身上。

    少年神色怏怏地垂着头,脚下踢着一块石子,翻来覆去地蹂躏着那块石子。

    琥珀机灵地跑去打听了一番,回来就神色微妙地对着楚千尘禀道:“姑娘,方才十五岁以下的少年组已经比完了,大少爷得了第三名。”

    楚云逸才刚满十二岁,其实以他的年纪,能得第三名已经相当不错了。

    楚千尘盯着楚云逸看了一会儿,对着身后的严嬷嬷随口道:“严嬷嬷,我过去和我弟弟说几句话。”

    也不待严嬷嬷反应,她就自己朝楚云逸走了过去。

    严嬷嬷皱了皱眉,脸上写着毫不掩饰的不赞同。

    太后让她来教楚千尘规矩,照理说,她是该提醒一二,不过,楚千尘越上不了台面,“那一位”肯定是越满意。她还是别逾矩了!

    想着,严嬷嬷抬眼朝看那正中间的看台望去,那道身着明黄色龙袍的身影在阳光下尤为夺目。

    严嬷嬷很快就收回了视线,低眉顺眼地候着。

    楚千尘不紧不慢地往楚云逸那边走去,凝眸盯着他那倔强的侧脸。

    她的脑海中浮现一个面目模糊的幼童,在她一步步往前的步履中,对方的脸庞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楚云逸从四岁就开始跟随父亲楚令霄习武,还未拿笔,就先学会了骑马。

    楚令霄显然对他寄予了厚望,而他也没辜负父亲的期望,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十分刻苦。

    小时候,她也背着姜姨娘悄悄去看过他练武,看到他的掌心被弓箭磨出血泡来,可他还要练,她就跑过去给他用白布缠在手上,然后看着继续练。

    她在一旁给他欢呼鼓掌。

    再后来,姜姨娘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让她不要去打搅楚云逸练武,还盯着她练了好几天女红……

    自小,姜姨娘就有意无意地阻止她亲近楚云逸,但是,同在一个府内,楚千尘还是难免会听到不少关于楚云逸的事。

    这些事她也是在最近才一点点地想了起来。

    楚千尘一边走,一边出了神。

    正前方,低着头的楚云逸还在踢着那块小石子,小石子骨碌碌地滚来又滚去。

    忽然,他就见一袭大红色的衣裙进入他的视野,裙子下的绣花鞋上绣着一对活灵活现的蝴蝶,那如蝉翼般的蝶翅随着主人轻轻扑扇着。

    楚云逸将目光上移,两丈外,楚千尘那熟悉的面庞映入他眼帘。

    灿烂的阳光倾泻而下,轻轻地笼在她身上,衬得少女比平日里多了几分端庄,仿佛菩萨前的一朵金莲似的。

    姐弟俩的目光对撞在一起。

    这一瞬,周围的声音似乎远去,楚云逸觉得这里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两人似的。

    他有些别扭地抿了抿唇,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眸色幽深。

    那天,他听到父亲和祖母想让楚千尘暴毙,本来是想去庄子上给楚千尘通风报信的,却反而被父亲关了起来。

    虽然楚千尘还是平安从庄子上回来了,但是,整件事他根本就没帮上一点忙。

    每每想起,楚云逸就觉得挫败,心口发闷,昨晚他辗转反侧,几乎彻夜没睡。

    本来,他计划在今天的武试中争取夺个魁首,让楚千尘觉得与有荣焉的,可方才他没发挥好,只得了第三名。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他输了,他实在是太没用了!

    这种无力的挫败感在他此刻看到楚千尘朝他走来时,节节上升,攀升到了最高点。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楚云逸蓦地转过身,大步就想跑。

    楚千尘嘴角抽了一下,语调平缓地说道:“楚云逸,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这句话简简单单,不轻不重,可威吓之意溢于言表。

    楚云逸一不小心就又想到了上次在侯府被楚千尘掀翻的一幕幕。

    要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摔个四脚朝天,那肯定会比他今天输了武试还要丢脸,要是真这样,他干脆就拿块豆腐撞死自己好了!

    楚云逸停住了,身子僵直如石雕,一动不动。

    楚千尘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楚云逸跟前,停在距离他一步外的地方停下,单刀直入地问道:“输了?”

    “……”楚云逸有些别扭地移开目光,完全无法直视她的眼睛。

    他听郁七说过,家里的姐妹将来出嫁后,要是在婆家被欺负,娘家的兄弟就是靠山。

    他是长子,比楚云沐大了这么足足七岁,本该由他挑起担子的!

    可是他这么差劲,楚千尘还没嫁,他就保护不了她,那么他以后怎么当楚千尘的靠山?

    听说,那些没有娘家兄弟靠的姑娘家在婆家会被人欺负的。

    亏他在皇帝下旨赐婚的那天,还大言不惭地在嫡母和楚千尘跟前放话说,有他呢!

    想着,楚云逸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他实在是太丢脸了!!

    少年人那年轻意气的脸上写着倔强、羞恼、惭愧,还有一丝丝的不服气。

    好一会儿,他才僵硬地点了点头。

    是的,他输了。

    她尽管嘲笑他、奚落他好了!

    反正活该他受着。

    楚云沐傲娇地昂起了下巴,终于与楚千尘四目对视。

    “张嘴!”楚千尘命令道。

    “……”楚云沐眨眨眼,下意识地张开了嘴。

    接着,他又懊恼地想道:他又不是楚云沐这小子,怎么她让干嘛就干嘛!

    楚千尘隔着帕子从荷包里摸出了一粒玫瑰松子糖,抬手往他嘴里一塞。

    她什么也没说,就直接走了。

    楚云逸只觉得那一股混杂着玫瑰、松子和蜂蜜的香甜味弥漫在口腔中,是熟悉的味道,他知道这是楚千尘亲手做的糖。

    口中香香的,甜甜的。

    楚云逸含着糖唇角不由弯了起来,又打起了精神,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下次一定不会输了,不管是在校场上,还是在府中……

    他是长子,他一定会当楚千尘的靠山,让她对他刮目相看的!!!

    楚云逸昂了昂下巴,转过身昂首阔步地走了,颇有几分“老子天下第一”的张狂。

    楚千尘返回了高台上的座席。

    严嬷嬷如影随形地跟着她,一直把人护送到了坐席。

    安乐、常宁和楚千凰等贵女们还坐在原本的座位上,俱都朝楚千尘看了过来。

    楚千尘坐下时,眼角的余光在下方的擂台扫过,愣了愣,她这才注意到擂台上比试的两人中其中一人居然是苏慕白。

    苏慕白穿着一袭天水碧直裰,手持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相貌儒雅,身形瘦削;

    而他的对手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异族人,这异族人一双冰蓝的眼眸如孤狼般锐利,个头比苏慕白还高出了大半个头,就像是一头顶天立地的巨熊,肌肉发达,手持一对沉重的流星锤。

    两人一个斯文,一人粗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其这异族人手里的流星锤足足有人的头颅那么大,布满了尖锐的银刺,舞动时,流星锤带起一阵锐利的劲风,虎虎生威。

    高大魁梧的异族人动作十分灵活,迅猛,使着双锤频频出招,逼得苏慕白连连后退,只守不攻,瞧着似乎很是被动。

    好几次,观众席上的众人都以为那流星锤就要捶到苏慕白,惊呼连连,一个个都望着擂台移不开目光。

    楚千尘只扫了擂台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她对苏慕白的本事还是有些了解的,因此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游刃有余。

    苏慕白这个人一向谨慎,希望谋定后动,等他把对手给摸透了,也就该出手了。

    见楚千尘坐下,严嬷嬷就福了福身告辞,用带着几分倨傲的态度说道:“楚二姑娘,奴婢回去收拾行李了。”

    她也没等楚千尘回应,就径自走了,很显然,她全然没把楚千尘放在眼里。

    其她贵女们眼神复杂地望着严嬷嬷的背影。

    方才,楚千尘来到校场外时,她们在这高台上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就看到了送楚千尘归来的严嬷嬷。

    当时,她们只是看了一眼,没在意,可方才从严嬷嬷这句话中的意思,她们听出来了,殷太后把严嬷嬷赐给了楚千尘。

    很显然,这是殷太后嫌楚千尘是个庶女,没有规矩,所以才专门派了个嬷嬷去侯府调教她的吧。

    几个贵女们彼此交换着默契的眼神。

    一开始,不少人对楚千尘还是多少有点兴趣的,都在悄悄地观察着她,觉得楚千尘外表瞧着乖乖巧巧,可是半晌都憋不出一个字,这性子明显有些内向,不够大方。

    现在,她不过是去寿宁宫见了殷太后一面,殷太后就不满地赐下嬷嬷,看来她确实如传闻中一般,就是个懦弱的庶女,不仅是上不了台面,甚至连个嬷嬷都压不住!

    一个这样的姑娘家就算是嫁进了宸王府,成了宸王妃,以后恐怕也镇不住。

    想着,她们再看向楚千尘时,目光中带着几分轻蔑。

    也是,这给人冲喜的姑娘家能好到哪里去!

    在一道道审视打量的目光中,一道轻快活泼的声音打破了周围的沉寂。

    “姐姐,”三公主安乐一见楚千尘终于回来了,就如乳燕归巢地朝她扑去,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撒娇道,“你去哪儿了?我好无聊啊。”

    “下面的这两人都打了好一会儿了,也分不出胜负……”

    “铮!”

    一道激烈的武器碰撞声骤然响起,恰好打断了安乐的话。

    擂台上,那异族人发出了痛楚的嘶吼声,他左手的流星锤脱手掉在了地上,左手腕上赫然多了一道血口子,鲜血横流,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

    只剩下那右手的流星锤还牢牢地握在他手上。

    他粗犷的面庞上目眦欲裂,似乎恨不得扑过去将苏慕白撕裂似的。

    当那些观众以为这异族人还要再出招时,却见他愤愤地丢掉了右手的另一个流星锤,直接下来擂台。

    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他认输了!

    一个兵部官员立刻就朗声宣布道:“获胜者,苏慕白!”

    “啪啪啪……”

    霎时间,周围的观台上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此起彼伏,如轰雷般此起彼伏。

    唯有方才那蓝眼异族人及其族人所在的看台一片肃静,瞧着与周遭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皇帝也抬手啪啪地鼓起掌来,瞧着意气风发,仿佛是他自己赢了这场比试似的。

    “迦楼,”皇帝转头看向了就坐在他身旁的白衣僧人,自得地笑道,“这位苏慕白是我大齐五军营的一名参将,六年前的武状元,现在还未及而立之年,为我大齐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皇帝看似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炫耀,几分示威。

    这本来也是今天武试的目的之一,皇帝要让南昊以及周边的这些番邦异族知道,大齐不仅有宸王顾玦,还有许许多多年轻勇猛的将士。

    这些人并不弱于顾玦!

    就是顾玦死了,大齐也并非是人人可以咬上一口的馅饼。

    下方,苏慕白朝皇帝和迦楼的方向望了一眼,就把剑收进了剑鞘中,又有人来收拾擂台上的残局,取走那对流星锤,擦掉擂台上的血迹。

    迦楼凝望着苏慕白的背影,赞道:“贵国的苏参将不仅武艺非凡,而且眼力更是过人,胆大心细。”

    眼力?!皇帝怔了怔,没明白迦楼的意思。

    迦楼身后的青衣少年接口道:“左撇子……‘流星锤’是个左撇子。”

    方才那个使流星锤的异族人虽然用的是双锤,但是人的左右手必然还是有强弱之分的,左撇子自然是左手更灵活且力道也更强,此人既然连左手的流星锤都掉了,单凭他的右手自然也不可能战胜苏慕白,这才是他没有恋战、坦然认输的原因。

    皇帝脸色微僵,他根本就没看出那个蓝眼睛的番邦人是左撇子。

    迦楼微微一笑,目光和煦,赞了那青衣少年一句:“不错,你的眼力有长进。”

    青衣少年下巴昂了昂,仿佛得了偌大的夸奖似的。

    迦楼又看向了皇帝,接着道:“大齐真是人才辈出,听说,这位苏参将曾经在北地军待了几年?贵国的宸王还真是会调教人。”

    “……”皇帝的脸色霎时更难看了,明明此刻阳光灿烂,可是皇帝的面庞却像是阴云罩顶似的。

    倪公公手里的那把拂尘颤了颤,身形绷紧。

    他可以猜到皇帝此刻到底有多生气,在场那么多人恐怕也只有南昊大皇子乌诃迦楼敢这么跟皇帝说话了。

    周围其他的勋贵朝臣也都是垂眸,只当做没听到皇帝被人打了脸。

    迦楼依旧笑着,笑容温文尔雅,仿佛并不觉得他方才的话有什么问题。

    皇帝脸上的表情几乎有些撑不住了。

    这时,下一轮比试开始了。

    两个形貌各异的男子从两个方向上了擂台,这一轮比试的决胜者将与苏慕白决战,再决出这次武试的最后优胜者。

    一阵响亮的锣声响起,那两个男子彼此持刀相对,杀气腾腾地挥刀劈出……

    皇太子顾南谨握了握拳,生怕场面越来越僵,清了清嗓子,笑着:“九皇叔确实年少英才,文武双全,精才绝艳。”

    “孤听闻乌诃大皇子在贵国也是一等一文武全才,将来,乌诃大皇子与我大齐也是一家人。”

    顾南谨这话一出,周围的气氛霎时变得很微妙。

    从大齐人到迦楼带来的昊人皆是如此。

    皇帝所在的高台上陷入一片诡异的沉寂。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

章节目录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披星戴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天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泠并收藏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