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诚走向被打得脸全都肿起来的董然,说道:“怎么那么傻?为了这点小事就和那个男人动手了?我就是.就是看不惯他唯利是图的样子,有事就有我这个儿子,没事就不认识我!"董然终于落泪了用袖子立马擦拭着眼角流出的泪水。

    江诚用从医务室拿出来的冰袋轻轻地门董然冷敷着说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那么冲动,要记得还有你大哥我呢,不准再把自己弄得全身都是伤了!

    大哥.大哥.你以后就是我亲大哥,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这一辈子都陪你去定了!“董然真诚的说着。

    江诚看到整张脸都快肿成猪头的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像,不过最多的还是感动,一个孩子竟然为了自己和亲生父亲打起来,这个怎么能让人不泪目?

    迅腾公司的实力就是强大,事件的处理结果当天下午就发了出来。

    比赛的主办方換成了迅腾公司,而江诚也是财大气粗口气赞助了一个亿而他本人也因为顶级的赛车车技和响当当的名号,被邀请当做了此次比赛的评伟。

    即将比赛的当天下午,又闹出了一些风波。你要是那样,你就给我滚!我江诚眼里容不得沙子!"江诚又一次发怒起来。

    原来是江诚在休息室的隔壁看到一位评伟正在收个参赛者的家长的红包,嘴里好像还承诺着什么。

    “我…我不就是和那个参赛者的父母关系好么?经常来往,他们给我一点红包怎么了?“评伟强词夺理到。

    江诚感觉自己的三观再一次被刷新3.3,无奈之下只好当众放出来那一段受贿的视频。

    放心吧,我到时候一定投你们儿子一票,我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暗箱操作嘛,谁不会呀!放心吧!“评伟的声音从视频里流出。

    评伟的脸有些羞愧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道“我.我。

    江诚当时就吼道:我什么我?无话可说了吧?现在就给我收抬东西走人!

    评伟没有办法,自己也是赛车界的老前辈了,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对着江诚说道“走就走,你可不要后悔!

    江诚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打了个电话,叫了一个世界级的赛车冠军过来顶替受贿评伟的位置。受贿的评伟只好当场就转身离开,离开时还不忘给江诚留下一个怨恨的眼神。

    江诚看到受贿的评伟的离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由于比塞前突然換了评伟,江诚只好临时召集了所有的评伟,召开紧急开会。

    刚刚那个评伟的下场,我想你们都已经看见了吧“江诚扫视了一下坐着的各个考人。

    考人们对视了一下,齐齐地看着江诚连连点头。

    江诚又是总考人,又是投资方,还是迅藤公司的boss,鼎墨有名的科学家。这天底下谁敢不给他半分薄面呀?

    江诚皱了皱眉,说道:“如果你们谁没有汲取上一位行贿老师的前车之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话,那就请在座的各位不要怪罪我江诚不给各位面子了!江诚说完直接门走了,留下其他考人们相劇而视。江诚还真是一个又有オ,人品又高的人呐!"当场个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慢慢地说到。

    年轻的评伟撤了撤眉,语气怪怪地说:“唉,这可不一定呀,老人家!

    这个江诚即使有钱,但是总不能到哪里都被所有人所关注,并且都表示鬢赏吧!

    你这句话只能讲呀?江诚不允许他的比赛有作弊出现,就凭这一点,难道就不能说明他人品好么老人疑惑地说。

    这就是您迂腐了不是?江诚作为主办方,难道他会不乐意从比塞里捞一笔?我看这可不见得吧。

    年轻的评伟继续到。

    老人抚了抚下巴下的白山羊胡子,换换的说:“年轻人,这就应该是你以小人之心奇君子之腹了吧?江诚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她他自己掌管整个迅藤公司。

    你的张主就是江诚啊,他怎么会缺钱?”

    在这个世界上,谁会嫌弃自己的钱对呀?钱嘛,都是多多益善的好!“年轻评伟喘讽地笑到。还没有等老评伟说话,另一个久久没有说话的评伟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因为刚刚那个被叫回去的评伟,收了别人的钱,要门别人撑腰才被江诚辞退的呀?““别人?谁是别人,此话怎讲?“年轻的评伟问到。是不是江诚的话语里还有猫腻可寻?要是被我发现了,我肯定得好好地让江诚身败名裂!

    对方顿了顿,说道:“我们大家都知道,江诚是为了给周伟报名,才滩到这摊浑水的!

    你的意思是.?“年轻评伟说到。

    江诚的意思可能是想内定周伟当冠军吧!“对方喝了一口茶道。

    老年评伟剁了剁拐杖,喊道“你们真的是孺子不可教也!江诚这个人怎么可能做那些内定冠军的事情

    “我到不管江诚他到底是不是内定了冠军,但我投票投给周伟是投定了!“年轻的评伟缓缓到。

    不管江诚有没有内定周伟当冠军,如果是,那自己投了周伟一票,正好给了江诚一个顾水人情;如果不是,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评伟们听到年轻的评伟的观点,都决定跟着他的观点行事。

    江诚可是自己这一群人都惹不起的人,还是小心为好!

    你和我出来一下!

    他淡淡说道:"我们是很久的好朋友了,我提醒你声,江诚不是你惹得起的,让他记你一个人情,何必你去为了弄倒他而做的多余的无用功好,而且小

    心一点,不要引火上身

    随后,男人又在那个评伟的耳边说了一些自己听到的关于江诚的风言风语,还有他所有的真实身份。

    好,谢谢兄弟,真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提醒,我这次可能真得惹到江诚那个大佬了!“评伟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好友笑了笑,说道:好了,你我之间就不说这些虚的了,记住了,江诚不好惹!我要回家带孩子了,拜拜!

    你个女儿奴,好了,拜拜了,谢谢啊!"评伟和男人道别到。

    时间过得很快,比塞如期而至。“我投周伟!

    我也赞同上一位评伟的建议,我觉得周伟的转弯很漂亮,不仅稳,还很快!

    我也是,周伟得到我这一票,是应的,他的专业储备知识也很强大!

    没错,我也喜欢周伟这个孩子,从他的年齡和他现在的赛车车技相比较,他不仅很有天赋,还很努力!

    让江诚没有想到的是,除了他以外的评伟全票通过周伟,竟然没有一个评伟去投其他的参赛者。我觉得周伟虽然车技很不错,但我更欣赏那个左腿残疾的女孩子,她更加有力,即使车技不太好,但我觉得为了她的精神,我都应该为了她投上属于我的宝贵的一票!“江诚认真的说到。

章节目录

超级海岛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披星戴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鸟士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鸟士郎并收藏超级海岛大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