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

    愣在原地,费永咬了自己的舌头!

    刚才讥笑的话有多难听,他现在就想用多有力的巴掌狠狠地掌掴自己的嘴巴。

    身后熔炉内的金属熔融质汩汩地流动,他甚至忘记了继续控制比例,任三种纯金属液体,自由地混合在一起,制造出了刚刚真小小在鼎里呈现的那灰不溜秋的奇怪玩意儿……

    “我靠!”

    愣了半晌,转身发现自己一时震惊而失察所犯下的弥天大错,费永白眼一翻,差点气晕过去。

    他只是一个火种道子,可没有对方那种恣意摆弄金元素的能力!

    这一批合金,算是彻底报废了!

    可是材料又是极为有限的,半亿联邦币换取的材料,每一种都有用途,失去102号合金,说不定古斯通的设计需要大改。

    光是因为这一点,自己的老大古斯通就能把他整个人丢入反应炉里去!

    “我靠!”

    一贯不骂脏话的白龙眼珠子都凸凸出眼了,他为眼前的合金制造术而深深地震惊。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刚刚应该赌钱的。”

    之前断言真小小并非玩票的瘦虎一愣之后,笑着狂拍自己大腿,不知为毛,感觉心情十分痛快。

    “这……这也是丹道?”

    皇甫夜城傻眼。

    以他的阅历,分明看出沈笑笑的术,与丹法没有太大关系,祭出古兽鼎,只是她混淆众人视线的一种方式。

    但又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脑袋里仿佛有一个答案,自己曾在某本古籍内读到过,但自己看的杂书又太多了,一时之间,他实在是想不起来。

    “夜帝,给我查!”心意与夜帝相通,皇甫夜城朝自己的大威神甲主脑下达了指令。

    “是……帝鹿大师的禁法!火河钓金!”

    古灵老头儿在寻鹿院的投影分身与在古仙界开荒的真身,同时狠狠一抖,从坐凳内跳起。

    在南鼎……

    从火河内“钓”出金属材料的方式,几乎每一个火道弟子都会施展,因为这是最辛苦,最耗时间,又最不可或缺的生活作业。

    但在列空大界,虽然帝鹿本人在活着的时候,并不觉得这项术法有多厉害,但传承到元帅们手里,那些高阶机甲师们,却纷纷不约而同时,将此术列为禁法,严禁私人学习,甚至严禁学府向外传授。

    因为列空大界,金属物质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更胜南鼎百倍不止。

    若是让一般机甲师,都学会了在金属熔融质里轻易提炼纯矿与高级合金的手段,一定会令隐士机的数量爆发式地增长,加剧整个联邦内各大小势力对火山金属矿星的抢夺与战争。

    技术封锁,可以抑制下民们的文明发展,可以巩固上位者的霸权。

    是以“火河钓金”术,只流传于元帅与其亲信队伍手中。

    古灵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身份已经逆了天的月炉丹宗,竟能施展此术!

    “我靠!”

    一贯温文尔雅的古灵老头儿,也爆出了粗口。

    “别人都道是沈霄占了陈成的便宜,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赢得了三圣院伴读的名额,但老夫却感觉……陈成占的便宜,可不是一点两点呀!”

章节目录

万兽朝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披星戴月小说网--好看的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只为原作者羽扇画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扇画水并收藏万兽朝凰最新章节